春水煎茶

星辰落地有回响,光阴深处是故乡。

【巍澜】罚你亲我一下

巍美人变长发求老婆一笑的故事。



小说背景:

两人相约一同赴死,然而最后关头沈巍吸取赵云澜记忆想独自牺牲。重建轮回,尘埃落定后,赵云澜:哎呀,好气呀。



——————————————————————-



沈巍一路上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在赵云澜身后。赵云澜偶尔停下来想等他并肩走,可他一停脚沈巍便马上停在原地乖乖低头,浓密的眼睫毛颤抖着,眼角发红。



赵云澜在原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沉沉地叹了口气。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根烟点着了,胡乱吸了两口,吐着烟雾继续往前走。赵云澜听着背后沈巍的脚步声,拿烟的手甚至往外侧了侧,然而最后也没有人上来夺走他手里的烟。



一路无话。



赵云澜只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个小单间,刷了卡进了房就把衣服往床上一扔,径直去洗澡。沈巍依旧低着头站在门口,直到洗手间“砰”的一声门响,才如梦初醒地抬头。



昆仑这是……原谅他了吗?



一时思绪转千年前,他还是小鬼王的时候,昆仑点着他的额头“不开化的小东西”又一边在他额上烙下一个吻。他不安分的手揪着自己的衣角,直到额上温软的触感传来,才一霎时心也落定。



赵云澜披着毛巾擦着湿发出来的时候,沈巍正乖乖坐在床上,身上只剩西装衬衫。见他出来,讨好地对他笑了笑,然后摘下眼镜低下头,恢复了原本模样,漆黑的长发顺着床铺开。



他记得的,赵云澜莫名其妙的长发情结。



赵云澜咽了口口水,走过去抬起沈巍下巴迫他抬头,这才发现沈巍羞得耳朵都发红,眼睛认真又虔诚地看着他,浓长的睫毛上染了水珠,随着睫毛的颤动摇摇欲坠。



赵云澜附身用舌头舔掉了那滴水珠。沉沉地抱住了沈巍:“你要我拿你怎么办。”



沈巍抬头在他脖颈蹭了一下,嗅着赵云澜身上熟悉的味道,“昆仑,你……你想让我怎样都可以的。”



这一声昆仑让赵云澜有点恍惚。沈巍长发的样子跟千万年前那个小鬼王重叠,一时叫他模糊了时间,只是那时的小鬼王单纯又懵懂,将感情毫不犹疑地宣之于口,不会机关算尽地欺骗隐瞒、也不会委曲求全地隐忍。



脖子被蹭得发痒,赵云澜知道这是沈巍能做出撒娇的最大限度了,但还是没忍住心软。世事变幻,白云苍狗,这人间的主宰者换了一批又一批,沈巍的心意从未变过。生于混沌的鬼族没有心脏,但那一点心头血也殷红。



“好啊,”赵云澜见沈巍眼睛倏地亮起,又补了一句,“那你——是不是该罚呀?”



沈巍不由得愣住,习惯性地接上:“我不要。”



同样的话他说过很多次,但最后一次开口也是在千万年前。昆仑偶尔教训他,总是背着手笑着问他:“那你是不是该罚?”他仗着昆仑喜欢,低下头受了天大委屈般:“我不要。”虽然还是总免不了被责罚,但既然来自昆仑,那他甘之如饴。



昆仑去后,纵使真的有天大的委屈,他也只能闭口不语。



无数漫漫长夜,他将那样温暖的场景放在心头反复咀嚼,双手小心地触碰心头那盏火,由此产生无数勇气前行。而再次脱口,言语竟是那样熟悉,细雨润湿流光,云层慵懒舒卷,过往熟悉的景象浮光掠影般盘旋,又般紧紧地印回心底。



昆仑啊……



“罚你亲我一下。”



沈巍惊讶地抬头看着赵云澜,又忍不住笑得开心,眼里像是开出了细小的花。一朵朵争先恐后地爆开,沾湿了眼睛染红了眼眶。



然后他很小心很小心地一点点凑过去,对待珍宝般捧上赵云澜满是胡茬的脸,与他的唇温柔触碰。



一瞬时光倒流回千万年前,昆仑捧着小鬼王的脸,触上他的唇。年纪尚幼的小鬼王,心里爆开的小小的花火,却炽热地燃烧了成千上万年。







次日:



……妈的,狼崽子就是狼崽子,再怎么装可怜都tm是狼崽子。



第二天赵云澜躺在床上就着沈巍的手喝水,愤愤不平地瞪着沈巍。沈巍把长发束在身后,茫然地看着赵云澜,表示很无辜。



评论(15)

热度(1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