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煎茶

星辰落地有回响,光阴深处是故乡。

【巍澜】罚你亲我一下

巍美人变长发求老婆一笑的故事。



小说背景:

两人相约一同赴死,然而最后关头沈巍吸取赵云澜记忆想独自牺牲。重建轮回,尘埃落定后,赵云澜:哎呀,好气呀。



——————————————————————-



沈巍一路上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在赵云澜身后。赵云澜偶尔停下来想等他并肩走,可他一停脚沈巍便马上停在原地乖乖低头,浓密的眼睫毛颤抖着,眼角发红。



赵云澜在原地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沉沉地叹了口气。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根烟点着了,胡乱吸了两口,吐着烟雾继续往前走。赵云澜听着背后沈巍的脚步声,拿烟的手甚至往外侧了侧,然而最后也没有人上来夺走他手里的烟。



一路无话。



赵云澜只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个小单间,刷了卡进了房就把衣服往床上一扔,径直去洗澡。沈巍依旧低着头站在门口,直到洗手间“砰”的一声门响,才如梦初醒地抬头。



昆仑这是……原谅他了吗?



一时思绪转千年前,他还是小鬼王的时候,昆仑点着他的额头“不开化的小东西”又一边在他额上烙下一个吻。他不安分的手揪着自己的衣角,直到额上温软的触感传来,才一霎时心也落定。



赵云澜披着毛巾擦着湿发出来的时候,沈巍正乖乖坐在床上,身上只剩西装衬衫。见他出来,讨好地对他笑了笑,然后摘下眼镜低下头,恢复了原本模样,漆黑的长发顺着床铺开。



他记得的,赵云澜莫名其妙的长发情结。



赵云澜咽了口口水,走过去抬起沈巍下巴迫他抬头,这才发现沈巍羞得耳朵都发红,眼睛认真又虔诚地看着他,浓长的睫毛上染了水珠,随着睫毛的颤动摇摇欲坠。



赵云澜附身用舌头舔掉了那滴水珠。沉沉地抱住了沈巍:“你要我拿你怎么办。”



沈巍抬头在他脖颈蹭了一下,嗅着赵云澜身上熟悉的味道,“昆仑,你……你想让我怎样都可以的。”



这一声昆仑让赵云澜有点恍惚。沈巍长发的样子跟千万年前那个小鬼王重叠,一时叫他模糊了时间,只是那时的小鬼王单纯又懵懂,将感情毫不犹疑地宣之于口,不会机关算尽地欺骗隐瞒、也不会委曲求全地隐忍。



脖子被蹭得发痒,赵云澜知道这是沈巍能做出撒娇的最大限度了,但还是没忍住心软。世事变幻,白云苍狗,这人间的主宰者换了一批又一批,沈巍的心意从未变过。生于混沌的鬼族没有心脏,但那一点心头血也殷红。



“好啊,”赵云澜见沈巍眼睛倏地亮起,又补了一句,“那你——是不是该罚呀?”



沈巍不由得愣住,习惯性地接上:“我不要。”



同样的话他说过很多次,但最后一次开口也是在千万年前。昆仑偶尔教训他,总是背着手笑着问他:“那你是不是该罚?”他仗着昆仑喜欢,低下头受了天大委屈般:“我不要。”虽然还是总免不了被责罚,但既然来自昆仑,那他甘之如饴。



昆仑去后,纵使真的有天大的委屈,他也只能闭口不语。



无数漫漫长夜,他将那样温暖的场景放在心头反复咀嚼,双手小心地触碰心头那盏火,由此产生无数勇气前行。而再次脱口,言语竟是那样熟悉,细雨润湿流光,云层慵懒舒卷,过往熟悉的景象浮光掠影般盘旋,又般紧紧地印回心底。



昆仑啊……



“罚你亲我一下。”



沈巍惊讶地抬头看着赵云澜,又忍不住笑得开心,眼里像是开出了细小的花。一朵朵争先恐后地爆开,沾湿了眼睛染红了眼眶。



然后他很小心很小心地一点点凑过去,对待珍宝般捧上赵云澜满是胡茬的脸,与他的唇温柔触碰。



一瞬时光倒流回千万年前,昆仑捧着小鬼王的脸,触上他的唇。年纪尚幼的小鬼王,心里爆开的小小的花火,却炽热地燃烧了成千上万年。







次日:



……妈的,狼崽子就是狼崽子,再怎么装可怜都tm是狼崽子。



第二天赵云澜躺在床上就着沈巍的手喝水,愤愤不平地瞪着沈巍。沈巍把长发束在身后,茫然地看着赵云澜,表示很无辜。



【欧然】欧豪心动的一百个瞬间

01.


幼儿园。


欧豪豁着牙追着同班的小女孩儿揪辫子,被老师提着后领拎起来勒令罚站,还被罚不准吃甜点。


小朋友们在小教室里排排坐好,只有欧豪抓着栏杆站着,百无聊赖地踢着脚。他讨厌幼儿园的规矩,也不喜欢隔壁班天天追着他给蜜饯的甜甜,整个幼儿园里他喜欢的就只有——


今天的甜点是奶糖。


小班长刘昊然穿着背带牛仔裤跌跌撞撞地走,抱着一盒糖一个一个发,小手攥起来比奶糖也大不了多少,小朋友们接了糖要说谢谢,刘昊然就舔着虎牙,奶里奶气地回“不用谢。”


欧豪蹲在地上歪着头托腮,看着刘昊然一个个回谢,可爱又有礼貌的样子,忍不住喊他:“喂!我也要!”


刘昊然看了他一眼,双手把奶糖盒护起来:“老师说你不许吃!”


“老师又不在,你就给我吃一个嘛!”欧豪不甘心。


“不行就是不行。”刘昊然义正严辞。


欧豪最讨厌他这个样子,皱着鼻子做了个鬼脸,背对着刘昊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一个人玩起拼图,不理他了。


欧豪闷闷地拼着哆啦A梦,听着刘昊然给其他小朋友发糖的声音,心里好烦。他以为他跟刘昊然是最好的朋友,可刘昊然连帮都不帮他!


一块块拼图被放进凹槽,耳朵、眼睛、手……摸上最后一片拼图,欧豪才发现哆啦A梦右手的拼图不见了。扭着身子在周围左找右找,一直找不到那块圆形拼图,一转头一只圆圆的小白手举在眼前,里面是一颗香喷喷白滚滚的奶糖。


抬头就看见刘昊然站在身前,因为午觉睡得太久的眼睛有点肿,但还是认真地看着他。


“我不要”欧豪拍开刘昊然的手,“你不是最听老师的吗。”


欧豪撇过头不看他,但闻着甜糖又有点后悔,怎么不知道把糖吃了!面子能吃吗?


刘昊然强硬地掰过欧豪的脸,拉平欧豪的手掌把糖球放进去。欧豪觉得那糖球温软,还甜甜的,直透过手甜尽心里去。


“分给你吃,其他人就不够糖吃了”刘昊然表演能力有限,短短的小手挥来挥去,手舞足蹈地比划着,生怕欧豪听不懂。


“但你是我的最好的朋友,我就愿意把我的糖给你呀。”


五岁的欧豪看着五岁的刘昊然认真的小脸,不小心咯嘣一声咬碎了糖球,奶甜四溅,伴着刘昊然拉着他手跟他讲话的声音一起压进心里。


甜死啦。


欧豪忍不住跟刘昊然笑成一团。窗外的白云棉花糖似的又棉又软,阳光侧着窗洒进房间里,像糖浆在地上温柔地投出两人的剪影。


欧豪最喜欢古代游侠,自认潇洒肆意,不喜欢规矩,也不喜欢隔壁班天天追着他给蜜饯的甜甜,整个幼儿园里他喜欢的就只有——


欧豪跑在前面舔着嘴唇,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嘴角的奶香,朝身后大喊一声:“刘昊然!”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无可奈何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神似彼得潘的一张旧图。

我将带你前往永恒的梦幻岛。

张佳乐拍案而起

01.


张佳乐拍案而起:“妈的老叶你说谁幼稚呢!”

叶修叼着烟抽了一口:“谁姓张我说谁。”

于是众人看向张新杰。


韩文清面色不善:“他姓韩。”


张佳乐:……妈的死给


宁可枝头抱香死 不曾吹落北风中

一定要形容的话 她就是这样的人。



有人说遗憾才能让人记得更久 可我不希望她的人生是因被惋惜而记住 千秋万岁名 寂寞身后事

我总是因一点小小的美好就沾沾自喜了,又因小小的冷漠而难过消沉。 她却不同,即便是知道所有的冷漠 还可以温柔地对待 风吹过 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于是我也开始对世界充满了喜欢

世间多无奈 莫被风雪染啊。